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石豪

  科研工作者、航空航天观察者

  当地时间12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他的第一份太空政策指令,宣布美国宇航员将重返月球,并最终前往火星。值得注意的是,45年前的1972年12月11日,正是阿波罗17号登月成功的日子,尤金·塞尔南与哈里森·施密特成为迄今最后两位登上月球的宇航员。塞尔南已经于今年1月16日辞世,而已经82岁高龄的施密特则亲自出席了特朗普的签字仪式。施密特为特朗普展示一个宇航员玩具

  特朗普说,他签署的这份指令将让美国的太空计划重新聚焦到人类探索与发现上来,这次去月球“不仅仅是去插国旗留脚印”,而是为未来的火星探测打下坚实基础。在讲话中,特朗普反复强调的是“领导”、“领导力”,要让美国重新成为太空探索的“领导者”,显得壮志在胸,雄心勃勃。

  作为目前唯一成功进行过载人登月的国家,美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以先进的技术与大手笔的项目引领着世界航天发展的潮流。可如今,美国却突然谦虚起来,白宫甚至在签字仪式后专门发表声明,解释美国已不再是“人类太空探索无可争议的领导者”。因此,我们不妨回顾一下美国历任总统与航天发展规划的历史。

  美国的航天技术发展可以追溯到二战后的艾森豪威尔时代,在他的两届任期内,苏联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斯普特尼克1号,世界为之侧目,也令美国举国震惊——一向以“落后”“粗糙”形象示人的敌国竟能完成此等壮举,这令自认引领世界技术潮流的美国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史称“斯普特尼克危机”。

  在这种巨大的刺激下,1958年2月,高等研究计划局ARPA成立,这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前身;1958年7月,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成立,原国家航空咨询委员会NACA随之解散。可以说,尽管在任期初期并未重视航天技术发展,而让死敌苏联捷足先登,但艾森豪威尔的一系列体制改革,为美国未来数十年的航天狂飙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

  1961年,肯尼迪就任美国总统。这位被称为美国太空计划指挥官的总统,在入侵古巴的计划遭到耻辱性失败后,为重振美国人的自信,提升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并在航天领域打败苏联,提出了著名的阿波罗登月计划,要将美国人送到月球表面并安全返回。著名的《我们选择登月》演说

  尽管1963年肯尼迪遇刺身亡,他的继任者林登·约翰逊一直全力推进着阿波罗计划,并最终于1969年获得成功,以今天币值计算,总共耗资1000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深陷越南战争泥沼,为避免把太空的控制权拱手送给苏联,约翰逊于1966年提出了著名的《外层空间条约》,禁止在地球轨道上、天体和外层空间布置核武器,禁止在天体上建立军事基地和进行军事演习。时至今日,《外层空间条约》已成为各主要国家进行航天活动时默认的规则,有“太空宪法”之称。美苏英签署《外层空间条约》

  从1969年到1972年,所有的阿波罗载人登月飞船都是在尼克松的总统任期内完成的,不过尼克松对于美国航天最大的贡献莫过于在1972年批准了航天飞机的研发,这也将在未来数十年内成为NASA手中唯一的天地往返工具,也是未来数十年内载人航天技术的最高水平象征。尼克松与航天飞机

  在尼克松之后的两任总统,共和党的杰拉德·福特和民主党的吉米·卡特,都持续推动着航天飞机的发展,最终在1981年,航天飞机首飞成功。1981年4月27日的《时代》杂志封面:好极了!飞向新时代

  同样在1981年,里根就任总统,在他8年的任期中,经历过1986年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的惨剧,他以一句“未来不属于懦夫,未来属于勇士”激励人心,继续推进航天飞机的应用。

  同时,他还提出了被称为“星球大战”的战略防御计划SDI,意图通过部署导弹与激光武器网络,应对核导弹威胁。当然,SDI计划并未完成,以那个时代的技术水平衡量也并不现实。宣传SDI可以抵御苏联导弹的图画

  1989年,老布什成为美国第41任总统。在1989年7月20日,人类登月20周年纪念日上,老布什宣布了自己任期内的太空计划——“自由号”空间站、2019年月球永久性基地、以及载人火星探测。由于预算在5000亿美元以上,这个野心勃勃的太空计划并未真正执行。

  老布什的计划中,唯一变为现实的是由“自由号”空间站发展而来的国际空间站ISS,于1998年——克林顿的第二个任期开始建造。1996年,克林顿政府公布了自己的国家太空政策,该政策宣示美国的太空目标是通过载人和无人探测,增进对地球、太阳系和宇宙的认知,并且增强和保持美国的国家安全。“自由号”空间站艺术效果

  从2001年到2009年,小布什开始了自己的两届总统任期,与自己的父亲一样,他也提出了非常大胆的计划:2020年重返月球,为载人探测火星和火星以远做准备;要求NASA完成国际空间站建设,并在2010年前退役航天飞机。为此,NASA启动了“星座计划”:包括猎户座号载人飞船、牵牛星号月球着陆器、可复用的战神I号客运火箭和战神V号货运火箭。“星座计划”全家福

  2010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发布了他的太空计划:由于严重超支,星座计划被砍,NASA的任务重心指向载人小天体探测,2025年实现载人小行星探测,到21世纪30年代中叶,实现载人登火。为此,需要在2015年前完成新的大推力运载火箭设计。奥巴马政府主导的小行星捕获和载人探测计划

  接下来的故事我们就都知道了,特朗普的新政策事实上又砍掉了奥巴马的载人小行星计划,又回到了重返月球、登陆火星的路子上来。而事实上,我们不难发现,重返月球,是从老布什以来历届共和党总统都要强调的,只不过完成时间一拖再拖,从2019年的永久月球基地,到2020年重返月球,到如今2017年,月球相关计划终于再次启动,美国用了几乎30年的时间。从美国总统太空政策的历史中,我们不难看出,早期的美国航天发展规划,能够在总统更替中保持高速发展,新上任的总统一般不会对前任的重大规划进行伤筋动骨的修改——哪怕前任名声再臭、与自己的政治观点再不一致。政策的连贯性有力地保障了超大型航天项目的顺利实施,可以说是美国赢得载人登月这场战争的基础。

  而细细思量,这也许要“归功”于冷战背景下美苏之间的竞赛心态。数十年的空间技术竞赛,令两个超级大国不敢有丝毫懈怠,为了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获得最终胜利,一切个人恩怨都能够让道。

  随着苏联解体,俄罗斯在经济上一落千丈,丢掉了超级大国的地位,美国也事实上赢得了空间竞赛。美国已经忘记了斯普特尼克危机,在这个星球上已经没有国家能够挑战美国的领先地位。那么此时投入令人咋舌的巨资重返月球、探测火星,也就必然会遭到大量质疑与反对。

  而美国政治奉行的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民主党总统非但不会支持共和党前总统的雄心壮志,反而会将重返月球作为政敌靡费公帑的口实予以挞伐,并在自己的任期内将前任留下项目的经费大加削减,甚至直接一刀砍掉,然后以自己的太空政策替换之——克林顿这么做,奥巴马也这么做。而共和党总统当选后往往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全盘否定前任民主党总统的太空政策,重新树立起月球-火星项目的大旗——这就是特朗普正在做的。土星V号、航天飞机、战神I号、战神V号、战神IV号、SLS第一和第二批次对比图,从战神到SLS,设计改变不少

  从本质上来说,特朗普砍载人小行星探测,与奥巴马腰斩星座计划,并没有本质区别。只是这样反反复复地拉锯,火箭和飞船的任务需求一变再变,设计一变再变,不变的是数十亿美元的投入被浪费,变成“沉没成本”,而航天任务却仍然不能完成。

  关于特朗普的重返月球计划,以及NASA与之相关的深空门户空间站等方案,笔者会在未来的文章中继续探讨。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如果特朗普的太空计划能够变成现实,那对于其他航天国家,对于全人类,都将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在一切都非常、异常顺利的情况下,也许特朗普能够在自己的第二个任期结束前,像尼克松那样发表一次激情澎湃的登月成功演说。

  只不过,这需要特朗普先生有第二个任期才行。

  猜你喜欢悼!《乡愁》诗人余光中去世 享年89岁

  美国前总统下岗再就业,被中国微商逮住了…(视频)

  “领导都站着,让老师坐!”这位让座院士火了

  微信悄悄测试新功能,终于可以修改ID了!目测一大波妹纸正在改名路上规范请后台:

  /

  market@guancha.cn

   :2920915625

  觉得不错,

Related Post